IUamm

『戏』属于自己的星光(那雪透)

绝望咸鱼陌🌸:

“星星发亮的原因是为了让每一个人,有一天找到属于你的星星。”


     属于……我自己的星星吗……?


无意翻看着某本书时瞅到了这句话,莫名发起了呆,星谷くん突然冒出来问可以去便利店顺手带个东西么,一时发愣慌乱合上书本挠头掩饰,连忙应下草草穿上衣服跑出宿舍才发觉自己的不正常。


默默忖量着这句话,拎着装满食材沉重的袋子,抬头仰望天空,是厚重的漆黑,只有些许的月光斜斜洒着,不见半点星光。


     怎么会呢?根本不存在的啊……


静谧无人的冬夜小径上,矮矮的路灯浅浅晕染着暗淡的黄色灯光,却带来不了丝毫的暖意。


      自己果然,什么也做不到啊…


      如果能像星谷くん一样,能在舞台上勇敢地歌唱……


迎着刺骨的冷风,渗人的凉意从裸露的皮肤钻进身体,不由拉了拉自己的帽子,对着双手哈出两口气,缩起脖子握紧袋子加快步伐。


     明明,自己只是个胆小鬼啊……


也许是过凉的天气冻坏了自己吧,连同所有的情绪也低沉了下来,颔首蹙眉敛眸不语踩着脚下斑驳的树影,垂着脑袋行进,所有的负能积压着就待喷薄。


『nayuki——!』
一声叫喊打破了这样的氛围,如同平静湖面上漾起的涟漪。


愣愣抬手揉揉双耳确认没有被冻坏不是幻觉后,猛然反应过来追溯着声源望去,仰头便着见星谷くん站在阳台上。


「星、星谷くん……?!」


那人还穿着单薄的睡衣,打开窗探出头对着自己招了招手,脸上挂着熟悉的笑容,许是突然被外面的气息侵袭,忍不住打了两个喷嚏。


不知为何,看着这一幕忍不住笑了出声。


没有任何逻辑,也与眼前所见并无什么太大关系,一句话突然迸发在自己的脑海里。


“放弃梦想的方法,我不知道。”


一根柔软的羽毛飘落,像是无声的细雪悄然入冬。


      雪,是温柔的存在呢。


      星谷くん,就是我的星星啊。


      一直带领着team凤,指引着我。


『nayuki,等你好久了,别发呆了。快上来吧,外面超——冷(抖抖)』


恬淡笑意染上眉梢,眼角罅隙隐隐流光,微红着脸急遽呼应。


「好、……」


星星,即使再微弱,也会绽放出属于自己的光芒。

似是而非(灿开桃)SEVENTEEN

桃山墙™:

昨晚回来,黄子韬果不其然发起了高烧。


朴灿烈坐在黄子韬床边随意的翻看着当天的报纸。刚一展开硕大的标题就映入眼帘:“当红影帝ye#总会携毒被袭击致昏迷”


朴灿烈掏出手机搜了搜,几乎所有媒体都在报道这件事,铺天盖地的传闻与推测,各家为了博人眼球打出的标题甚至让朴灿烈这个当事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大部分是觉得有人寻仇,还一一列出了以前与清水察今发生过利益冲突的大小明星;也有推测是感情纠葛,明明清水察今没什么绯闻,却有狗仔硬是扒出了清水出道早期的几位桃se#对象,挨个盘点后足足占了几大页,在结尾还意犹未尽的很隐晦的提了提清水察今好男色的可能性。


这些爆料有部分是朴灿烈安排的人刻意提供的,就为了误导大众视线,但叫他意外的是出版社一方还自己脑洞大开添油加醋改了不少,比之前预估的更让人满意。


朴灿烈没想到的是,那些看似是出版方编纂的爆料,其实都是真枪实弹,而且是由金钟仁悄悄托人提供的。之前黄子韬跟金钟仁吐过苦水后金钟仁当晚就遣人着手调查了,没想到还真弄出了一番成果。


 


朴灿烈放下手机,看着还在睡梦中双颊因高烧而绯红的弟弟心里涌起怜惜之情。窗外天气较佳,随着云朵的经过,忽明忽暗的阳光扫过床上少年的脸颊,光影贴着少年优美的面部轮廓起伏。


朴灿烈的心忽地柔软了起来,能一直这样多好,一直一直这样陪着小韬,没有什么事业纷争,也没有别的人来打扰。内心的柔情与爱意促使他忍不住起身轻轻吻上了黄子韬的额头。


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黄子韬微弱的哼了一声,无意识的低喃了一声哥。


朴灿烈听见后愣了许久,然后轻笑出声。他脱下外衣,随手挂在椅背上,蹑手蹑脚的钻进了黄子韬的被窝,一只手环住小韬的背将他圈入怀里,另一只手摸进黄子韬的头发顺着发旋打着转向下滑,最终停留在黄子韬纤细的颈部。


温热的手掌下,是规律跳动着的动脉。


咚咚跳动着的动脉与朴灿烈的掌心只隔了一层薄薄的因发烧而体温偏高的细嫩皮肤,在朴灿烈眼里,似乎只要手掌一发力,怀里这条鲜活的生命瞬间就会逝去。


“真是太脆弱了…不过,”朴灿烈在心里默默叹息到,“果然越是脆弱美丽的东西就越是能激发人们的占有欲和破坏欲啊。”


 


等黄子韬睁眼已经快要傍晚,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金色的霞光作伴。


朴灿烈已经离开一段时间了。


黄子韬忽然少有的觉得有些孤单。昨晚的事在回忆里已经有些模糊,因为高烧而浮浮沉沉的意识有些分不清哪些是梦境,哪些是现实。


不管了,黄子韬想到。于是被子里的男孩果断的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朴灿烈坐在办公桌前,盯着电脑屏幕出神。


他刚刚从父亲哪回来,就是最近,估计就要展开行动了。


父亲会和他一起行动,到时候他打头,父亲装作随从紧随其后。


不知道能不能平安回来,也不知道小韬现在怎么样了。朴灿烈心中的不安随着行动日期的接近而日益扩大,弄得他也是心烦意乱。


 


金钟仁趁天黑独自一个人潜入到了计划那天他该在的位置。他没带枪过来,脱下外套垫在了地上。今晚距计划开始只有短短几天了,他要再次熟悉一下环境。海港的风比较大,对狙击手是个挺大的考验。


夜晚静静地度过,金钟仁一动也没动仿佛是一块融身黑夜的石头。


 


小时候的金钟仁是痛恨狙击课的,长时间的保持一个姿势对于几岁大的孩子确实太过严苛。


老师也不喜欢金钟仁,在老师眼中,金钟仁缺乏狙击手的狠劲和灵气,懒懒散散的只能当个普通的闲人。却不曾想几年后金钟仁会从众人中脱颖而出。


为什么呢?连金钟仁的老师也想不明白,似乎就是一夜之间开了窍,突然就静得下来了,神赐的天赋一般。


后来长大的金钟仁一开始也是想不明白的,毕竟那时候太小了没什么记忆。直到碰见黄子韬的那晚,他忽然什么都想起了。


是因为那只小猫。


估计还只是一只小奶猫,被一群顽劣的小孩子围着扔石头,砸得头破血流,颤抖的喵喵惨叫。过路的金钟仁也是一时善心,喊身边的保安赶开了那群小孩子。


不过还是迟了些,小猫已经处于濒死状态,半睁着眼睛躺在金钟仁不大的手心里喘着气。金钟仁感受着生命在掌心慢慢流逝却无能为力。那双无神又透彻的翡翠眼睛,溢满了无助与哀伤,深深的印在了金钟仁心里。


多年后那一幕早就慢慢被其他的记忆淹没,直到碰见黄子韬才又被唤醒。多么像!那双眼睛!金钟仁甚至有一瞬间都怀疑是不是小猫重新投胎了。


“这一次,我要早一点,”金钟仁当下就在心里默默许愿,“决不会让他再离开我。”

我喜欢你,与你无关。

祀梨子:

emmm随笔,然后短篇小说嗯差不多就这样





盛夏的温度太过焦躁,寒冬的温度太过严厉,在铺满一整张金黄色画面的暖秋,阳光刚好,微风不燥。







于是,我选择这个季节,在19号街的转角处,租了一间原本是杂货店的地下仓库,打算开一家咖啡厅。







确定好位置后,就应该是资金问题了。原本预算和经济规划还好都在承受范围之内,虽然知道实际所需开销往往比预算要大的多,但没想到还是在员工上出了点问题。







因为经费问题,我先只招了一名服务生,而我自己收银并负责其他的事,可现在因为装修伸缩问题,资金剩下不多,只够这个月为咖啡店的周转金做后援,完全无法招聘员工。







虽然说是新开张的店,有没有人气还不一定,但我一个人完全无法忙的过来。我一时间愁的整日苦着脸。







还好程南沁一通电话又把我从愁绪中拉了出来。







“你最近是不是因为招员工缺钱啊,”我一听心下诧异。







“……怎么?”







“我有一表妹,还上着学呢,也在A市。她爹妈非要锻炼锻炼她的求生能力,让她出来打工,小丫头也没拒绝,正发愁呢,我就想到你了,你那还招人么?”







我听了也有些动摇,“工资月付?多少都可以吧?”







“啧,瞧你那钻钱眼的样。”我光听着声音就知道那边的程南沁准是在对着手机翻白眼,“你赶紧放心吧,人家小姑娘是为了锻炼自己,不差那点钱。”







我舒一口气。







程南沁说的并不无道理,我最近的确快因为钱的问题愁的要死。刚从大学毕业,父母又不在身边,连关系最近的程南沁都在与我相隔千里的B市,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人,身边连个依靠都没有,更别谈找人借钱了。







程南沁这通电话让我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急急忙忙答应下来。







那个小姑娘,像是一道微弱的星光,奇怪的走进了我的生命,照亮了我那段暗无天日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