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Uamm

《爱吃奶糖的糖纸先生》

鸡米花🌸:

pare1草莓果冻
   某个伟大的诗人(?)曾经说过:‘母亲的心像是一块果冻,透亮却易碎,在风雨的摆布中,果冻微微摇晃,就像——心漏跳了一拍。’


   嗯~蓝天拥着白云,阳光罩着落叶,今天真是一个好天气啊!
   ‘啦啦啦~’顾盼安哼着歌,手里正抱着自己热腾腾刚刚印刷出来的第一本实体书。阳光很灿烂,黑色书皮精致包装的新书被太阳晒得滚烫,顾盼安将它紧贴着胸口拥在怀中,温暖似乎会传染,她的心口也是暖暖的,那种满足就像——
    种子经过冬季漫长的蛰伏期,在第一场春雨瓢泼而下后,卯足了劲,钻尖了头,熬过了一层岩石又一层泥沙的考核,终于在清晨‘嘣茨’一声冒出头来,而早晨的第一抹阳光刚刚好洒落在它的身上……
    ‘嗯?是这吗?’盼安那好看的双眉微微蹙起,靠着手机里自家编辑大人那不靠谱的瞎指路,还真就给她摸到了一栋房子,凑近一看‘xx路oo号’
    手机叮咚一声响起,新的消息到达,正是一栋房子的地址‘xx路oo号’附带一句“记得收好你的中二病,谦逊一点,靠谱一点,好伐?”
眉头骤然放松“是了,是了,就是这了!”顾盼安激动的连敲了好几下脑壳(众人:⊙▽⊙ 某作者:咳咳,路痴路痴,这孩子一激动就是这样,习惯就好,习惯。。。)
顾盼安在门口踌躇不安了好一会儿,终于,举起了左手,摊开了掌心,猛地就往门,呸,脑门儿上一拍(……)。掌心触碰额前,发出清脆的一响,右手像被注入了力量一般,迅速在门铃上一按,便直直地放回身体两侧,小小幅度地扣着T恤的下摆,还不忘低下了头(某安:够谦逊,够靠谱了吧?)
等待的时间似乎总是格外漫长 漫长的仿佛过了一个世纪(某作者:也就不到五分钟(●—●) 某安:你懂什么,你怎么知道在那五分钟我经历了什么(ノ ○ Д ○)ノ)
    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也过去了……衣角已经被揪出来个小褶子,手指因为紧张过度用力有些微微发,可门内却迟迟没有动静。
“难道没有人在家吗?”盼安有些疑惑的想到,又伸出手按了好几下门铃,可是都没有反应,确认没有人在家,盼安紧绷的弦一下子就松了下来,心里却突然有点落空,“唉,还得再来一次,我宝贵的本应该浪费在美食的时间都没有了……”小嘴一下就撅起来了。
“嘿,你是谁,为什么在我家门口?”
顾盼安闻声一惊,内心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踏的她的心又开始紧张的砰砰砰的直跳,转身,低头,弯腰,连看都还没看前方的人一眼,嘴里的话像机关枪一样就突突突地冒了出来:“唐老师你好,我是小萌新作家 啊,不,我是新手作家奶糖,希望可以邀请你给我的第一本书画插画,不知道老师可不可以答应?”
对方没有回话,等待她的是长久的沉默,盼安的心仿佛被提到了嗓子眼,她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指尖,忍住想要拍下额头的冲动,鼓足勇气一抬头。。。。
多年以后,顾盼安回想起来那个画面,都还是如此清晰。
阳光明媚,微风不燥,没有华丽的服装,只有简单的运动服,额角的汗珠,甚至是他那因为台阶的高度而微微抬起头的角度,一切都是那么的刚好。
刚刚好让她心动……


语文老师告诉我,母亲的心像果冻,我深信不疑,并为这绝妙的比喻赞叹不已,直至后来,我遇见了你,我才明白,风中微晃的果冻更像——我遇见你,心跳骤停一拍,再也找不回原来的节奏,这种感觉还有一个名字,叫——爱情

评论

热度(7)

  1. IUamm鸡米花🌸 转载了此文字